从我所研究的化学中我知道,一切元素都以不同的频率振动着;也就是说,电子始终围绕着原子核运动。由于原子的电子结构决定物质的形式,所以,物质和运动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同一回事。 ......

在回家的路上,他解释:“我女儿患这病已有三个月了,医生也被难倒了。她身体不停地抖动着,他们认为可能是圣维特斯舞蹈病,但她的其它症状却与这种诊断不合。医生尝试过了,却毫无帮助。我为她祷告又祷告;我家人为她祷告;我的会众也为她祷告;城里的其他传道人也为她禁食祷告,但她仍然毫无起色。” ......

离开戴维斯博士的家后,比尔仍然决定要按着天使给的使命去行,不管结果如何,困难多大。然而,总监的嘲笑在他心里留下了一丝的疑惑;在那星期剩下的日子里,这疑惑给他带来伤害,挥之不去。 ......

在《哥林多前书》14章中,有一段经文进入他的脑中。32、33节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这是比尔心中所渴慕的东西:安静。从小时候起;从他看到的第一个异象起,他一直被混乱所困。成为基督徒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混乱有所减少,但没有全部除去。神所应许的这个安静在哪里呢?圣经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是指什么呢? ......

他们走出病房,穿过大厅走到产科病房,透过玻璃观看那些新生儿。随后又走回安德鲁斯太太的病房。比尔刚跨过门槛,就看到安德鲁斯太太在她自己的厨房里,从烤箱里取出一个苹果馅饼。 ......

他随意选一个方向,开始向前走,仔细留意着他能看得见的几棵树,尽力在树之间走直线。走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一个轻微的声音:“主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篇46:1]” ......

“那没问题,”比尔说:“我为杰弗逊维尔的公共服务公司工作;我只要把自己的电表装上去就行。”下一个星期六早上,比尔在旧教堂里安好了电表,就开始走访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诉他们,复兴聚会定于下星期三晚上开始。他第一个碰到的人就不答应。“你好,先生,我叫比尔·伯兰罕。” ......

那天使还在比尔后面,但看不见,他说:“现在,我要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他把比尔提起来,带他到很远的地方,把他放在一处乡村教堂边上的墓地里。天使指着其中一块墓碑,说:“记住这块碑上写的名字和日期,它要作你的指路牌。”然后,又飞快地带比尔来到另外一个地方,这儿有两个店铺、一个加油站,在十字路口有几幢连在一起的房子。 ......

比尔从圣经中得到极大的力量。他读了《罗马书》8章28节,使徒保罗在那里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比尔力争要相信这点,但要明白这点太难了。他失去了妻子和女儿,从中他可能得到什么益处呢? ......

他的精神堤坝崩溃了,那些可怕的记忆如洪水般地涌进他的头脑。他祷告:“耶稣啊,我小时候常常要忍受饥饿、寒冷。人人都嘲笑我,叫我娘娘腔;我感到很孤独。我成为基督徒后,你赐给我一个小家和属自己的家庭。我尽力好好地生活。现在你把所有这些都从我手中取走。我太痛苦了;我不能再这样活下去了。哦,神啊,为什么你不把我也带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