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你知道圣灵是什么,否则你就没法领受他。即使你知道了他是谁,但除非你相信他是给你的,而且是为你的,否则你也不能领受他。 ......

那天下午,我刚刚给一小群生病的人们和那些受伤害的姐妹们在医院里做了一个全会众的祷告,然后我就离开了。那位小妇人正在哭,因为她要回家了。父亲正在家里同时照看两个小孩。因此,我相信罗莎拉姐妹看见她哭了或一些事。 ......

我可以这样引用:如果我们在基督里死了,那么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人。我们若在基督里死了,向世界死了,在基督里活了,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

正如诗人所说:“我需要你。哦,我需要你,每时每刻我都需要你。”这就是我们的感受,主啊。现在,当我们坐在你说话的伟大日子里和你的祝福显现的时候,求你来亲近我们。今晚我们再次来聆听这话语。 ......

你相信吗?每个人都全心全意地相信吗?你看,圣灵就在这里,甜蜜的、敬虔的、大能的。有时我们困惑地说,我们得到了神的祝福,是因为神的大能。不,这是神的祝福。主的能力是当他运行时,做一些事,彰显他自己。你相信吗? ......

这个女人心里正在为另一个人祷告。如果神愿意让我知道这些,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是你的弟兄。你的弟兄……你相信他能告诉我他有什么病吗?糖尿病。是的。他不在这里。他住在另一个岛上:共和国的自治区。要真正地虔诚。 ......

他说:“等一下。你开枪前,我先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他说:“我出生在肯塔基州。我父亲死的时候是个酒鬼,还穿着鞋。”他说:“我们住在一个小旧木屋里。有一天早晨,太阳开始升起,一缕阳光照在小木屋的地上。这间小木屋甚至连木地板都没有。一位宝贵的母亲躺在一张草床上奄奄一息。那是我妈妈。” ......

父啊,我祈求你让我们今天下午休息。当我今天下午和晚上进入那辨明的队列里时,请帮助我,圣灵……当我们做完了这些事,愿它今晚成为我们在教会里所取得的最大的胜利。愿教会里有说不出来的能力,医治所有病痛的人。主啊,求你应允。 ......

你相信神会向我揭示出你心里的秘密吗?你相信这是我今早一直在传讲的同一位神吗?你头上有个黑暗的影子;那是癌症。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信吗?好的,先生,回到你所来自的俄亥俄州莱巴嫩去;回去,得痊愈,信靠主耶稣基督。去吧,要相信。 ......

我想他有了……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去问他,在不在他的节目中给我们让出空地方,好下去为病人祷告。今早有人进来,你们知道。他可爱的妻子接了电话,我在后面跟我妻子讲这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