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啊,哦,能对天地的伟大造物主呼喊“父”,是何等的荣幸啊。我们祈求你现在把这些问题放在你的眷顾下。人们带着至诚至深的心把它们放在这里。神啊,也让我们用至诚至深的心,照我们最知道的方式来回答,求你应允。 ......

呐,在阿肯色州小石城,有天晚上,我在一个房间里祷告;不是小石城,是琼斯伯罗。我在祷告,我说:“我要留下来,直到为最后一个人祷告。”我在台上已经八天八夜了,瞧?后来,从房间里走来一个妇人,她用手帕这样捂着,我以为她在哭。我说……哦,我猜想那是凌晨两、三点,我说:“不要哭,姐妹,神是医治者。” ......

不要对那封信感到难受。我要是没有收到比这更糟糕的信,那才怪呢,这还是一封不错的信呢。是不错的,真是很好的信。我跟你说过,我真不愿读,但眼睛一瞄到,你知道,就忍不住要读一读,因为我想知道她在说什么。信写得很不错,真正的主日学教师才写得那么好。写得真不错,我欣赏它。它给你…… ......

呐,如果是直接对一个人说,对某件将要发生的事,直接说“主如此说”,那就当场对你证实了你的医治已经有了保证;你的信心给它封上了印。看,这应许是你的。不是我说的话,是神的道说你已经得医治了,瞧? ......

我看见一位我认识的姐妹坐在这里,是阿根布莱特姐妹,我想……这样问不是太好,不太合乎礼节,但自从阿根布莱特弟兄出去后,你有没有他的消息?我很想尽快听到他的消息。他在瑞士和德国,在那边与汤米·希克斯弟兄和保罗·该隐弟兄一起举办聚会。路得姐妹,如果你有消息,请立即让我知道,越快越好。 ......

呐,他们下去那里后,发生的第一件事是:罗得陷入了麻烦,为什么?他偏离了神的旨意。如果你在神的旨意中却陷入了麻烦,神会帮助你脱离。但如果你偏离神的旨意而陷入了麻烦,唯一能做的,就是重新回到神的旨意中。 ......

说谎、偷盗、喝酒、抽烟、赌博、犯奸淫,这些不是罪;这些是不信的属性。看,那是你……你做这些事是因为你是个罪人,明白吗?但首先你是个罪人;是那个导致了你做这些事,因为你不信。如果你真的相信,就不会做这些事。然后,你就有了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柔和、温柔、耐心,这些是圣灵的果子,瞧? ......

这不是一本西方的书;它是一本东方的书。只有一样东西能解释它,就是圣灵。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想说,圣灵正在告诉我们,我们所信的是什么。那么,如果每个经文都完全一致、吻合,那就是圣灵。如果不一致,这里有个漏洞,那里有个漏洞,那么,我们的信仰就出差错了。哦,这是一本奇妙的书。 ......

知道去寻求神的旨意真是太好了。有时候,我们有某种感觉,但我们要把那种感觉落实到各个地方;如果你不留意,魔鬼会把那种感觉歪曲成别的东西。但只要我们持守住圣经,就会做得对。你看,我们正按着主的旨意去行动。 ......

后来,保罗遇见了主;主以他过去带领以色列民同样的形式—火柱,而出现。尚未悔改归主的保罗,直直地看着他的脸,那火柱就导致保罗后半生的眼病。他当时瞎了,几天内不能看见东西。他不得不被人领到一条叫“直街”的街道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