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奉父的名、子的名、圣灵的名,而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单数]。父不是一个名字,子不是个名字,圣灵也不是名字。它们乃是这个名字的称谓。 ......

亚西亚这个字事实上是指小亚西亚,它是一小块面积相当于印地安那州那么大的土地。那七个教会因着她们各自的特征而被特别从所有其它的教会中挑选出来。这同样的特征也可在几个世纪后接续而来的各个教会时代中找到。 ......

可悲的是,连真葡萄树也受到这种教义的影响。我这样说并不是指真葡萄树把尼哥拉主义设立为教义,完全不是这样。然而那致死的小虫不断地蛀吮着真葡萄树,希望它会堕落。甚至在真教会中,那些蒙神呼召作监督的人,也想把这头衔的职权范围,扩大到本地教会以外。当时出现在教会中的这种做法并不是保罗明确的意愿,因为保罗曾说:“他们为我的缘故,而将荣耀归给神。” ......

我说过老底嘉是一个富庶的城市,它铸造两面都有头像的金币,金币象征这个商业兴旺的时代,商业的兴旺全仗着这些金币。今天我们也有这两面都有头像的金币。我们把自己买出来,也把自己买进去。我们在教会中试图作同样的事。我们把自己从罪中买出来,再把自己买进天堂,我们可以这么说,但神却不能。 ......

事就这样成就了,她痊愈了,大约有一万名回教徒当天就接受了基督,因为福音藉着神的道和大能被传讲出来。神从未叫一个人劳苦了三十年而没有收获,神为我们敞开了他的道和大能的门,这正是我们所应当使用的。保罗伟大而有成效的事工,就是藉它来成就的。哥林多前书2:4说:“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 ......

以下是以色列的支派,以西结书48:1-8,22-29说:“众支派按名所得之地,记在下面:从北头,由希特伦往哈马口,到大马色地界上的哈萨以难。北边靠着哈马地,(各支派的地,都有东西的边界。)是但的一份。挨着但的地界,从东到西,是亚设的一份。挨着亚设的地界,从东到西,是拿弗他利的一份。挨着拿弗他利的地界,从东到西,是玛拿西的一份。挨着玛拿西的地界,从东到西,是以法莲的一份。 ......

让我指出罗马天主教为什么相信神在教会中而不在道中,这是摘录自教皇约翰二十三世日记里的一段:“我身为教皇已有三年的时间,这职份是我以纯然顺服的心,'惧怕战兢'地按主的旨意领受的,这旨意乃是主通过红衣主教神圣学院,在教皇选举会议后传达给我的。我一直为这一旨意作证,它也是持续推动我的原因,使我对之忠心;它使我能在一切现有的事上完全信靠神,并以完全宁静的心看待一切未来的事。” ......

三位一体的神是怎样被表达的呢?它是以等边三角形来表达的。今天它在罗马,就是如此被表达的。奇怪,希伯来人没有这样一个概念。那么谁是正确的呢?是希伯来人还是巴比伦人?在亚洲,多神论的三位神概念是以一个有三个头,一个身体的偶像出现,它表示了三个智能。在印度人的心目中认为他是一位拥有三种形体的神,这不正是现代神学的样板吗! ......

你从这一点明白了些什么呢?那同样的灵不也存在于今天的教会里吗?不也是有一群人声称自己才是原本真正的教会,并说在她以外别无救恩吗?他们岂不是声称拥有来自彼得的天国钥匙,称彼得是他们的第一位教皇,并说彼得住在罗马,虽然在历史中完全没有这回事,甚至她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知识渊博的追随者也相信她的谎言。撒但的会堂!如果撒但是她的父亲,而撒但又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那么在它会堂中的人皆为骗子便不足为奇了。 ......

第二,保罗的事工在圣灵的大能之中,并借此彰显出了口头和书写的道。哥林多前书2:1-5说:“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