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说:“呐,等一下。”他说:“你喝这杯水之前,我不会取去你的性命。”奴隶便把水倒在地上。我说:“现在王要怎么办呢?”他的话高过他的律法吗?如果他是公正的,他就必须持守他的话。 ......

律法是影子 ......

我说:“是的。你认为神会疏忽吗?”我说:“神把医治放在了他的道中,却不包括在赎罪祭中。”我说:“弟兄啊,那比用饿死的小鸡的影子做成的汤还更稀。”我说:“那永远行不通。是的,先生。神把医治放在了他的道中,是给那些相信之人的,只是给信徒的。” ......

我在这里停一会儿,可以吗?你知道永生神的教会……我要说点什么了。但永生神的教会完全是建造在属灵的启示上。是的。它始于伊甸园,当时亚当和夏娃、该隐和亚伯……两个男孩都上去神面前,建一个祭坛,敬拜神,两个人,一个是信徒,另一个是不信者。如果神只要求你对他有信心,相信他,加入教会,献祭,神谴责该隐就是残忍,不公平,因为该隐跟亚伯做了同样的事。 ......

所以在这点上,哦,出现了很大的混乱,后来这位神学院系主任写了一封信给我,说:“我想要跟你会面。”经理应允了。他们带我到一所路德派大学院那里。坐在桌边,我想:“哦,我想现在是时候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参加了你的聚会,我们深信那是圣灵。” ......

那天那个人同妻子开车从加州去密歇根州,开着他的小卡车去他们的新家,他刚从海军退役,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天早上他从汽车旅馆出发,他怎么会想到几分钟后他的妻子和孩子会成为尸体呢? ......

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底下的人怎么样?你们一列人。有人相信。开始有信心。瞧,这可以继续下去,继续下去。哦,它做了什么?只是印证主的复活。我挑战你们的信心相信。何等的一件事!圣经说他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来4:15]。对吗?他现在是大祭司。他一直都是大祭司。他现在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 ......

我们的天父,为顺从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吩咐,我们今天以纯洁、神圣、毫不搀杂的爱来爱你。让你的仁慈和怜悯降在每个人身上。我们为在这里面的陌生人而感谢你,我们祈求你祝福每一个人。 ......

如果我在你心里蒙恩,请你为我做这事,好吗?不管你的情况如何,此时接受基督作你的医治者,就像你接受他作你的救主一样。让我当场为你祷告。如果你上来这里,主必在这里听我的祷告,就像在那里垂听一样。然后,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起来,回家,得痊愈。你相信吗? ......

我们的天父,我们奉耶稣的名上来。撒但,你被打败了,你不但被打败了,还被暴露了。你以为你可以压制这群人,但你做不到。他们摆脱你了。他们出来了,神的应许……他们相信我是神的先知。从他们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一切的疾病和病症离开这群人,奉耶稣基督的名。现在,向主举手,感谢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