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伯兰罕从印度回家之后,五天都躺在床上。他全身肌肉酸痛,累得几乎动不了,而且还难以入睡。这有一部分是由于孟买与杰弗逊维尔十一个小时的时差,时差使他的身体分不清白天黑夜 ......

离开希腊后,威廉·伯兰罕坐飞机到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在那里他参加了冯·布隆伯格男爵和沙特国王为他准备的晚宴。沙特阿拉伯是个严格的穆斯林国家,立法反对基督教,因此,在那里不可能有聚会。 ......

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威廉·伯兰罕又计划要去海外。然而,到元月一日,他的经理人仍然没有确定好他的布道路线。在以色列和印度的大会看起来确定了,但在南非的大会还存在问题。 ......

一九五三年夏天,威廉·伯兰罕在家时,陌生人不断侵入他的私生活并不是他要解决的唯一压力。最近,他儿子开始叛逆他那种基督徒的严格培养。就像许多少年一样,比利·保罗想要过他自己无拘无束的生活。 ......

一九五三年二月,威廉·伯兰罕在佛罗里达州塔拉哈西举办一星期的医治大会。有一天,他、他妻子和他的经理人正在市区的一家餐馆吃午饭,一位六岁小女孩经过沿街的玻璃窗时,微笑着向他挥手。他随即挥手回应 ......

尽管威廉·伯兰罕得医治的那天所有症状都消失了,但他还不能马上回去工作。他与阿米巴的那场生死之战令他又虚弱又消瘦。需要花四个多月的时间,他才会感到有足够的体力继续去举办一场又一场、日程紧张的信心医治大会。 ......

做完多次检验后,卢卡斯医生分析了这残酷的事实。“伯兰罕先生,这些阿米巴虫是一些寄生虫,它们好像一些比白细胞稍大一点的小囊胞那样传播。你可能在吃喝的东西上染上了一个;这些寄生虫进入身体后,潜伏四至六周才会出现征兆。你所得的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病例。” ......

金伯利位于克莱克斯多普西南方向约两百英里的地方,是个约六万人口、分布着许多采矿点的城市。威廉·伯兰罕于一九五一年十月十七日,星期三,抵达金伯利。 ......

星期三早晨,南非医疗协会邀请比尔与他们一同共进早餐。他们的发言人说:“伯兰罕牧师,南非有很多医生是基督徒。我们当医生是因为我们想帮助人;一开始我们对你有疑心,认为你可能是在传讲基督教科学派的观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