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在 星期一, 09/11/2017 - 23:58 提交

我记得当我刚到家的时候,我坐在轮椅里面想。我能听到敌人在我耳朵边对我说“你永远都不能再讲道了,你的事工完了”。但我记得当我刚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惠特尼姐妹告诉我,我当时在说“卟魔鬼,卟魔鬼,卟魔鬼”。我曾传讲过,伯兰罕弟兄说:“撒旦不能碰你一根汗毛,除非他得到你天父的许可,神对你有信心,知道你能经过这试炼”。 ......

Paul 在 星期二, 05/19/2015 - 11:35 提交

耶和华本为大,该受大赞美。其大无法测度。这代要对那代颂赞你的作为,也要传扬你的大能。——《诗篇》145篇3-4节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49 提交

哦,她只有十八岁,还是个孩子,我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一个周末,班克斯弟兄邀请我们到杰弗逊维尔参加聚会,所以我们去了,内莉经过了祷告队列。伯兰罕弟兄按手在她身上,但他没有看到任何异象,或者,若看到了,他却没有说一个字。他只是在快速队列经过时按手在她身上,她就走过去了。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42 提交

他坐在那里有一分钟,然后,他抬起头看着我说:“道格拉斯弟兄,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梦是有灵意的,但我无法告诉你它指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总是怀疑这是否是涉及他的,因为只十二天后,他就出了车祸。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35 提交

伯兰罕弟兄说它要花六个月的时间,我猜想若我一直不停地做,可能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但我只用部分时间做,停下,然后又继续做。我用旧的卷式磁带和录音机来做,我们的录音机有一个大按纽,你必须把它压住,才开始转动。有时,我必须用指头把磁带卷回,我没有脚踏打字机和电动打字机。我要听、打字、停下、倒带、再听,直到确定做对了。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34 提交

我记得,刚开始有一次去听伯兰罕弟兄讲道。我当时不是基督徒,我妻子也不是。他在凤凰城麦迪逊广场花园讲道时,他叫到我的表妹。他说:“那边有一个小女士,穿着红色连衣裙,坐在露天看台上,她的背部有毛病。她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它是肾病。”那是我的表妹,事实真是那样,真是那么回事。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32 提交

我退役后,就去伯兰罕堂参加聚会。我曾许诺神,若他看顾我,我没被打死,能安全回到家里,我就会服侍他。所以,当我回家后,神提醒我我曾作出的承诺。由于我爸爸的原因,伯兰罕弟兄认识了我。有一次,他下去肯塔基州法兰克福举办一场聚会,顺便来到我们家,要带我与他一起去聚会。在来去的路上,我与他谈话,那次经历让我对他的事工更加确定了。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31 提交

妈妈很为比尔感到自豪;她只知道他是神的先知,但她感到对不起他,很想念他。我们都很想与他呆在一起。说实在的,我想我们都有点怨恨。我们很为他所做的事感到自豪,然而更想多与他呆在一起。同时,我们知道他是个非常特别的人;我还是少女时,就认识到这点。他怎么会明白圣经和所有其他的教导,就像那些学者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学到的呢?但那些就是给比尔的。不是他没有学习,但那必须是神给他的。一个未受过教育、来自很贫穷的家庭,没有什么东西的小个子—这点一直使我们惊讶不已;我们总是很感谢神。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29 提交

几个晚上后,当伯兰罕弟兄在非拉铁非教会(博兹弟兄的教会)讲道时,他解释了我们偶尔看见他被引座员引到一边所发生的事。他到了礼堂,指望能讲道,却得到一个最后的通谍:要他取消接着《医治之声》年会后已安排好的两天在非拉铁非教会的聚会;不然就不允许他在年会上讲道,但他选择了要持守对博兹弟兄的承诺。很显然,伯兰罕弟兄为了带来神的信息,寻求自主权,必须付出政治代价。 ......

Paul 在 星期一, 08/29/2016 - 22:28 提交

他就是那位使你不想走开的人。他会过来在房间里坐下与我们交谈,第二天你仍然会感觉到有他在房间里,他没有离开。很多次,当我要过夜修理他的车时,我会在夜里起来,走出去坐下,读他放在汽车贮物箱里的圣经,感到他就在那里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