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〇年二月二十八日至三月十三日,威廉·伯兰罕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传讲了十四场道。三月八日,星期二晚上,他传讲了一篇题为“辨别诸灵”的信息。在抵抗他事工的阻力不断增加的情况下 ......

一九五九年春天,威廉·伯兰罕在芝加哥举办另一场信心医治大会时,他的事工再次改变了。一天晚上,像平时那样,他叫了一队祷告队列,排在他的右边。一、二、三个人来到他面前 ......

一九五八年的春夏,威廉·伯兰罕举办了几场信心医治大会,从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到缅因州班戈市。尽管他的大部分讲道仍然集中在建立医治的信心上,但也涉及到一些其它的主题。 ......

一九五三年,吉恩·诺曼全家搬到衣阿华州帕克斯堡。他继续从弗雷德·索斯曼那儿得到威廉·伯兰罕的讲道录音带,当时索斯曼正负责分发这些录音带。通过书信往来 ......

班克斯·伍德找了个好理由买了威廉·伯兰罕家隔壁的一套房子。一九五〇年一月,他妻子鲁比劝他去参加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举办的伯兰罕聚会。 ......

迈纳·阿根布莱特希望他七月份再到欧洲或非洲传道。比尔为这建议祷告后,说,这两个地方都不去。圣灵把他强留在美国本土上,他从未感到一种迫切感,好像这是美国是否接受福音的关键一年。 ......

正值他院子里的青草因覆盖着白雪而颤抖的时候,威廉·伯兰罕也在沉思着他曾见过的最具有大能的异象:一场神秘般地被取消的聚会;一次穿婴儿鞋带未获成功的尝试;一堂钓鱼的功课 ......

继欧洲的夏季大会之后,威廉·伯兰罕只计划在一九五五年最后一个季度里再举办两次长时间的大会。十月份的前两个星期,他在芝加哥传讲八个晚上,之后他就去科罗拉多州落基山做一次例常的秋猎之行。 ......

一位秘书带古根布尔博士到了指挥官的办公室。那位上校很有礼貌地向他问候,然后坐在桌子后面听他说。古根布尔博士解释说:“我代表一位美国福音传道人,他相信神要他这个月来德国传道,但归正宗教会反对他的教义,所以他们说服政府不让他进来。 ......

从瑞士回来后,威廉·伯兰罕在杰弗逊维尔的办公室里发现很多白色邮件,堆积如山,这毫不奇怪。什么时候他不在家,邮件就会像下不完的雪花一直往上堆。他的两个秘书考克斯夫妇,能直接处理大部分的信件,无需比尔过目。这些信件大部分是写来要祷告布的。比尔会去隧道磨坊附近的山洞,花整个下午为一卷白布带祷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