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五零年的夏秋之交,威廉·伯兰罕难以抑制住他那日渐上升的兴奋,他最喜爱的月份快到了。比尔酷爱十月份,因为十月份意味着猎季;而猎季带给他变化,挑战和尽情的自由。 ......

一九五零年八月,威廉·伯兰罕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举办一场复兴会,他用十天举办了这次为期两个星期的大会,当地一位靠制造汽车缓冲器发迹的百万富翁波音先生 ......

德克萨斯州的聚会约一个月后,威廉·伯兰罕渴望回到家见他的妻儿。真不巧,那天下午从达拉斯起飞后,危险的雷暴往东南方向迁移,迫使他坐的飞机改变计划,降落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 ......

一九五零年六月,威廉·伯兰罕在德克萨斯州拉伯克举办医治大会时,有一个人公开地攻击他。当地报纸的一位编辑刊登了一篇严厉指责的文章,诽谤比尔用一大堆心理学诡计欺骗容易上当的基督徒。 ......

一九五零年四月十四日,威廉·伯兰罕抵达芬兰的赫尔辛基。许多传道人在机场欢迎他,其中包括马尼能牧师,他是给比尔发第一份邀请的人;还有梅·以撒克森小姐,一位芬兰藉美国人,她作比尔的翻译员。 ......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那场辩论会后的第二天早晨,弗雷德·博斯沃思顺道来到威廉·伯兰罕的旅馆房间,交给他一封信。美达从她丈夫的肩膀瞥过去,说:“是从南非德班来的,打开吧,比尔。” ......

威廉·伯兰罕终于感觉到有足够的体力举办久一点的大会,所以在一九五零年一月,他的经理人为他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安排了一场连续十七晚上的聚会。他们起先在一个只能容纳四千人的音乐厅里举办聚会。 ......

威廉·伯兰罕已经学到一门艰难的功课,于是他带着谨慎听取了他经理人的劝告,舒缓地回到他的事工中。尽管他在一九四九年举办了多场单个晚上的聚会,但他也曾安排几个多个晚上的大会 ......

第二个迹象戏剧性地改变了威廉·伯兰罕的事工。从现在起,比尔除了手上的迹象外,他还能看穿深藏在人心中的秘密。这第二个藉着异象辩明人心的恩赐使每个近前来的人包括比尔自己都震惊了。 ......

威廉·伯兰罕从梅奥诊所回来后的那个星期,体重增加了十二点五磅。他仍感到虚弱,有摇晃感,但他知道现在这只是个时间问题,等他觉得身体很好了,就可以重新开始他的事工。 ......